飞拉达铁道攀登俱乐部

 

 

搜索
飞拉达铁道攀登俱乐部 飞拉达论坛 户外登山游记 在溪流和田埂间行走
查看: 4491|回复: 6
go

在溪流和田埂间行走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29 |显示全部帖子

在溪流和田埂间行走

- 楠溪江源头的行走日记

楠溪江的探源线路在喜欢户外的驴友中已经是一条广为人知的线路了。每年都会吸引很多热爱江南山水,喜欢徒步的驴来这里忘情几日。查了相关的资料,应该算永嘉登山协会的网站内容最丰富,线路最齐全。

楠溪江源头线路实际上是由永嘉和仙居的几个深藏于山中的村落构成的。村与村之间由村民长期走出的林间小路及石板路相连。徒步的线路经常从一个公路尽头的山村开始,翻山越岭后从另一个山村走出。其间徒步,溯溪,登山各种活动结合在一起,加上一路风景,给人带来无限的乐趣。

永嘉登山协会公布了99条永嘉地区的徒步线路,关于源头的就有四条,都被排为最佳线路:

序号

名称

路径

时间安排

难度级别

魅力值

1

源头岩龙进

岩龙—百丈坑——罗垟——黄皮(溪下)

两天两夜

难度A

魅力值99

2

源头乌岩坑进

乌岩坑—百丈坑——罗垟——龙潭头(仙居)

三天两夜

难度A

魅力值98

3

源头深龙进

深龙—百丈坑——罗垟——龙潭头(仙居)

四天三夜

难度A

魅力值99

4

源头岩龙下

岩龙—百丈坑下——聋耳溪——深龙

两天两夜

难度A

魅力值99

岩龙百丈坑罗垟--龙潭头(仙居)的线路是最知名的一条,我四月份走过一次,但罗垟——黄皮(溪下)线没走过。查了地图,黄皮和溪下是两个不同的地方,开车相距15公里,都有徒步的路通罗垟。由此看来第一条线路里的黄皮(溪下)是指从黄皮或溪下出的意思。

由于最终决定十一长假期间出行,我们预计岩龙百丈坑罗垟--龙潭头(仙居)一线会有不少俱乐部组织活动,因此安排了一条特别的线路,黄皮--罗垟溪下。计划途中登顶永嘉最高峰大青岗。同时,由于线路减短,我们另外增加了源头地区的另一个新开发的山村公盂村。


101日,上海-温州柳市

由于上班到930日。我和LP花了晚上和1号上午的一点时间装备,帐篷,睡袋,登山杖,气炉等等。当然还有新到的LOWA徒步鞋。为了对这个新装备进行保护,30号特地到上海三夫去买了防水鞋油。

101日上午9点半我们从家里出发,刚上沪杭高速就和十一出行的自驾族们堵在了一起。大家以高峰时间延安高驾的速度缓缓爬行。我们从第一个出口下了高速想改走一段国道,却又碰上的修路,更是被卡在中间动弹不得。最后折腾了两个小时回到高速上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这时大概是吃中饭的时间,路上车少了许多。下午一点多我们一路到了杭州外环又被堵住了。

这样走走停停到了柳市已经是下午5点。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接上同行的两位驴友小施和小叶。

小施是第二次和我们徒步了。而小叶是第一次出门徒步,但看上去很精干,后来证明一路体能一直不错。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0 |显示全部帖子
10月2日,柳市 – 黄皮 – 陈山头村

今天是徒步计划正式开始的一天,但是在太平洋上形成了一个台风(罗莎),天气预报说可能会影响到温州地区,这让我们又为计划能否实施担心很多。

早晨7点,我们接上了小施、小叶。天气阴沉,开始飘起了小雨。四个人开车向温州方向不久,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完全看不清前方的道路,似乎台风已然登陆了一样。我们几乎一致认为徒步的计划要落空了。

然而就在我们报着最后一线希望沿着永嘉的省道经鸥北镇北上的时候,天空却奇异的渐渐放晴了。随着一路上升,楠溪江的江面水也从宽广的水面收缩成十几米宽的溪流。江水从浊黄变成的墨绿。

虽然是十一假期,路上的车辆并不多,大概是受了早晨大雨的影响。一路经过狮子岩几个景区,可以看见不多的游客在江中飘流。9点半左右,我们穿过岩头镇,按计划避开了省道,拐上了一条村级公路。这是一条翻山的捷径。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帮助我们节省了很多时间,因为岩头镇以后的省道正在翻修,不但车速缓慢而且路况极差。

穿过岩头镇从五漱上一座山脊向溪口前行,一路几乎无车,但风光优美,应该也可以开发出一些徒步的线路来。

上了溪口到黄皮的公路,一路沿着大楠溪溯流而上,溪水清澈,两岸高峡耸立。随着地势上升,当地人沿溪建了几个水坝,成了山上的湖泊和另一种风景。这一路虽然风景迤旎,但没有太多的知名景点。上山的游人车辆几乎没有。我们不断驻足拍照,速度渐渐慢了下来。

下午一点,我们终于到了黄皮村。根据地图的指示,这里是公路的尽头,也是我们计划徒步的起点。黄皮村分为一村、二村,是个小村,除了公路两边,似乎没有什么停车的地方。考查了一下,发现村卫生院有个小院。为了安全期间,我们进去请示是否可以停车在院内。卫生院的王大夫非常客气,让我们把车就停在的卫生院的院内,还告诉我们现在黄皮向上也在修路,经过我们计划的章山村并可以直通陈山头村。临出发前王大夫送了我们一袋刚煮好的毛豆。

商量了一下,我们还是决定徒步上山。根据王大夫的指示,我们从二村开始上山。初秋是农忙的季节,家家都忙着收田里的稻谷或着在路边晒谷子。没有收割的稻田在阳光下泛着金黄,成为我们这一路的亮色。

穿过二村我们沿着土路缓缓上升,但是不久就发现了水泥公路,我们很奇怪为什么这里是从山里向外修公路的。

水泥公路切断了上山的山路。我们不得不一段公路一段山路地向上,快到山顶的时候走公路终于消失了,我们沿着石板路翻过一个山头来到了章山村。

我们在章山村的第一户村民家休息片刻。从他家的晒谷场就可以远眺大青岗。他们听说我们来登大青岗都有些惊讶。看来到这里来的徒步驴还真的不多。

从章山村出来重新上了土基公路,不过看来水泥公路应该很快了。转过一个山坳下了土基公路又回到石板路上,期间一辆面包车从我们身后经过,得知他是去陈山头村接徒步客的。后来果然又看见他拉了一车的人出来。看来长假出游的人还是不少的。石板路直通谷底,沿着它再翻过一个山头就到陈山头村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我们上到了陈山头村的村头,坐在路边的夕阳下,山风阵阵吹来,让人很是惬意。我们在这里一口气把王大夫送我们的毛豆都吃了。

为了保证我们有干净的水源,我们决定向上到陈山头村的顶上扎营,中间又经过一片片的稻田。最后我们选定在村头一家已经收割完稻子的稻田里扎营。稻田还没有完全晒干,老乡们把晒草药的塑料布铺在地上让我们搭帐篷。这帮了我们很大的忙,因为小施和小叶忘了带地垫。

大家各自搭好帐篷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小施原来一直嚷嚷着要吃一只土鸡补充能量。但我们看到老乡自己只吃米饭和咸菜,实在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们。于是我们自己用气炉为自己煮了几袋方便面后就早早地睡下了。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0 |显示全部帖子
10月3日,陈山头村—罗垟村—溪下村 – 田市镇

半夜下起了阵雨,很是担心小施和小叶的帐篷会不会进水。好在雨下了一会儿就停了。

早晨天色刚蒙蒙亮老乡家的公鸡就开始叫早服务了,我看了一下时间,是早晨四点半。接着睡了不知多久,听到鸡、鸭、鹅都在我们的帐篷边上跑来跑去,想是在田里寻食吧。过了一会儿,老乡们也都开始出来翻晒夜里被雨水打湿的药草。我们再也不能睡了,看看时间,还不到六点钟。

收拾帐篷的时候发现内帐的外面还真是爬了不少的小虫,不知是不是昨夜进来躲雨的,难怪一早鸡、鸭们会赶来用早餐。

小施、小叶的帐篷都没进水,但看着还是相当疲惫,估计没有睡够。

借老乡家的水洗漱完毕,吃了几片面包准备出发。本想给老乡一些钱感谢给我们提供营地和水源,但他们说什么也不要,只好怀着谢意起程了。

出了陈山头村一路都是上行,让我们有些准备不及。中间卸下背包休息两次。快到山头的时候碰到一家带着孩子从罗垟过来的村民,向他打听知道向前的叉路口就是上大青岗的小路。还告诉我们前面已经有一小队人上大青岗去了。

走了不远,果然见到一条小路没入林中,还听到山顶有人呼喊。于是放弃了石板路走小路,却发现越向前走灌木越密,甚至勾住我们的背包不能前进。早晨的露水加上昨夜的雨水更是让我们浑身湿透。更糟糕的是林间小路竟然又分了三个叉路。我们只好选了一条看起来最宽的小路向右横切,结果走了一段竟又回到的石板路上。这对我们心理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沿石板路向上,很快到达了至罗垟村的垭口。在这里我们又发现两条林间的小道。LP勇敢的向右边一条探路。但走了一段居然又发现的叉路,而且看到了两条拇指粗的蛇。如果在灌木丛里穿行的时候有蛇落到我们的脖子上可就不好玩了。这个发现让我们最终放弃了所有攀登大青岗的想法。

翻过垭口我们碰到了几个从罗垟上来的驴友,他们走的是仙居龙潭头的线路。昨天就住在罗垟,其中一个还告诉我们今天会有200人从上海过来。听得我们吓了一跳,整个罗垟村也不过就30来人啊。再次感到选择拐向溪下的路线是正确的。

沿着山谷的石板路下行,很快就到了罗垟村。打听去溪下的路,得知大约三个小时的行程,但路上还会有不少的叉路。于是我们又找到了四月份给我们带路的麻大叔请他领我们去溪下。

出了罗垟村有两个山谷,前一个是去溪下,后一个是去岩龙(就是源头最经典的线路)。去岩龙和溪下的路从罗垟出来都不明显,出村后要穿过一片稻田尽量靠右边的山路,很快可以转入第一个山谷,谷口有一片茂盛的竹林,比较明显。很快拐入竹林开始上升,路上布满青苔非常的滑,但竹林里的路走起来感觉很舒服。相对去岩龙的路溪下的这条路要宽敞得多,但是有一个很大的上坡,不象岩龙的路基本上是一路向下的。

和麻大叔聊起来,罗垟的村民有很多不喜欢游客。直到目前为止徒步旅行的游客并没有给山村带来好运。去年的一场大火就是村里的两家为争抢游客的造成的恶果。如今曾经福裕的山村几乎只剩下一片瓦砾。村里不多的年轻人也只得外出打工,只留下老人们固守着无人耕种的田地。如果说这和徒步的驴们没有直接的关系,接下来的事就只有让人深思了。这几年进罗垟的徒步客越来越多,村里的大火并没有减少源头徒步的吸引力。但城市里过来的徒步客们来到的山村却不去适应山村的生活习惯。很晚(以山村的时间标准)仍然喝酒唱歌,大声喧哗,让村里的老人无法入睡。屋里没有卫生间,徒步客们会夜里在屋外方便,但村民经常发现就在他们晾晒的谷物上面…徒步的线路上发现的塑料袋就不说了,因为说不清是村民自己还是游客丢弃的。但居然也可以看到用完的气罐这样的徒步客的标志性用品被扔在路边。如果是热爱自然而出来徒步的人是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的。

翻过山顶,我们一路下行到谷底,可以看到一栋两层的石屋,这里曾是林场中学的旧址。石屋前有很大的一片平整的草地,草地边有溪流经过,想来应该是学生们活动的地方。如今已经废弃,但却是徒步扎营的好地方。

过林场中学不远可以看到一个不起眼的叉道,麻老伯告诉我们这是另一条可以从溪下通往百丈龙头和岩龙村的小路。从叉路口我们沿溪流而行,转而向上又翻过一个山头。看到另一个叉路,麻老伯告诉我们如果向上可以通往另一处山村,但我们去溪下一定要一路向下。此后再无叉路,我们和老伯就此分手。

下山的路又滑又陡,基本上都是碎土路。转了不知多少个急弯,我们终于又回到了石板路上。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里我们急降了四、五百米。在接近谷底的地方我们回望翻过的垭口,觉得这一段很象百丈天梯,只不过少了龙凤瀑布罢了。

顺着山谷向下,我们又回到的溪边。很快,金黄的稻田,古朴的农舍又出现在我们面前。这一切告诉我们离溪下村不远了。

下午三点多钟,我们回到的大楠溪边的公路。穿越成功结束。

但是我们错过了下午开往黄皮的班车。我们只好在溪下村里寻找前往黄皮的车辆。正在我们和村民商量包用他们的摩托车送我们去黄皮的时候,一辆三菱吉普车从山下开来,里面是从瑞安赶来回家探望父母的王先生。得知我们的目的后,王先生同意我们搭车前往黄皮。

终于我们在四点回到的黄皮卫生院,王大夫非常惊讶我们这么快就完成了徒步穿越。谢过王大夫替我们看车后立即下山向仙居方向出发了。

41号省道全线修路,大大减低的我们的车速。晚上七点半,我们决定改变计划,在距离公盂村15公里的田市过夜。

我们选定了一家东北人开了小客栈,而小施也终于吃到了他梦想已久的土鸡。公盂村在当地相当有名,客栈的主人热情地给我介绍说去年来的人很多,已经快被开发成标准景点。据说还有投资客想修上公盂背的缆车,但因为要千万以上而放弃。

小客栈不是很开净,但我们终于可以洗澡。晚上铺上自己的防潮垫睡在睡袋里,并不比帐篷舒服很多。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1 |显示全部帖子
10月4日,田市镇—前坑村—公盂村—柳市

虽然是住在了镇上的客栈里,外面的公鸡依然是一样的响亮。我们六点不到起身。七点到客栈的对面的小吃摊吃早点,发现街上的人头攒动,已经是相当热闹。还有几个背包客,问了一下,却不是去公盂村的。

经客栈老板的推荐我们去了对面一家油条店,这里的油条,烧饼,豆浆都是一份五角,我们四个人海吃一顿也就7元5角,这在上海是怎么也不可能的。

用完早餐上路,在GPS的指引下我们很快到了柯思村,如前驴所述,水泥公路至此结束,但土路还可以开到前坑村。这一段正在修新的高速公路,村口更是成了简易的碎石场。高速公路桥的桥墩就立在进山的路口。

我们把车停在桥墩下,发现已经有不少温州、杭州的车停在村口了。

今天计划是当天往返,所以不用背包,大家都轻松了许多。而小施经过两天的跋涉两腿已经有些发软,今天的行程对他正合适不过。

进山的路依然是溪流和稻田,这成了我们几天徒步开始的标准前奏,但我们还是百看不厌。山路开始急升,我们知道需要从海拔不到两百米的山口上升到近六百米的公盂村。

公盂村号称江南的世外桃园,是坐落在海拔600M的高山村落。四面群峰环绕,海拔均在1000M左右。最漂亮的西侧的岩壁,直立挺拔,落差应在百米以上。岩壁正对着山谷的出口,很远就可以望见。村庄就在被群峰围成了小小的盆地当中。从村中看群山,有种与世隔离的感觉。

我就是被下面这张照片吸引来的:



经过两小时的上升可以到达村口,老乡们基本都在田里收稻子。进村后碰到一家三口玉环来的游客,昨天就住在村里。早上去了公盂背,据说清晨云雾蒸腾,十分壮丽。

我们听了更加跃跃欲试。公盂背是村南的一块巨岩,海拔1000多米,公盂背上可以一揽群峰美景。然而上公盂背的路却不很清晰。 我们请了一家村民15岁的女儿给我们做向导。有人带路,看起来路挺好认,穿过村后的稻田,顺着山脊一路爬上去就可以的,但是路又陡又窄,还有不少淹没在草丛之中,有人带路使我们不用犹豫是否走错了路。

就这样的一路上到公盂背岩壁的底部,向上已经是近80度的直角石缝,但村民已经在石头上凿出的石阶。我们放弃手杖和水壶,开始徒手攀登。很快到了公盂背巨大岩体的上部一块相对平整的地段,从这里近览公盂村及群山环抱,悬崖突兀,远望层峦叠嶂,青山重岭,风光无限。

再向上是一段直立悬崖上凿出的小路,悬崖齐胸高的崖壁内侧打了钢索可以用手拉着保护。感觉有点象华山的长空栈道。小施、小叶都觉得危险没上,我和LP跟着小向导上了,感觉确实险,但很有趣。上到顶后可以俯视公盂上下两村,风景更好。不过岩壁石角锋利,下来的时候不小心把手划破了。感觉有勇气的还是应该上。

从公盂背下来没有再进村停留,但从我们的小向导那里得知公盂背向后山去可以通苍山村,从那里可以看到公盂背后面的巨型岩壁,有驴友报告说风景秀丽。另外从苍山村可以向下通到永嘉的平坑(林坑?),有公路相通。这样的话我们又开发的一条没有前驴提及的穿越线路。准备下次尝试。

由于没吃中饭,回到前坑村我们都感到有些精疲力尽。在村口第一家老乡里炒了两个青菜,又支起炉头每人一包方便面,觉得真是天下的美味尽在于此。


后记

这三天的徒步没想到十月太阳还这么利害,没有充分的涂防晒霜保护,结果脖子和小臂都轻度晒伤。四天后的我坐在电脑前摸一下后颈都能抓下一把白皮,算是楠溪江给我的纪念吧。

(完)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6-2 07:07 |显示全部帖子
有点PP就好了,楠溪江那么远,过去会是个大工程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1-7-8 16:53 |显示全部帖子
端午的时候我带队去了楠溪江 要是需要照片我可以提供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7-8 18:37 |显示全部帖子
回复 威海小攀 的帖子

谢谢小攀,我会争取把照片加上。

另外,更欢迎你另开一楼介绍你们的行程和旅途见闻。

飞拉达铁道攀登户外论坛

GMT+8, 2017-11-25 02:47 , Processed in 0.043539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