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拉达铁道攀登俱乐部

 

 

搜索
飞拉达铁道攀登俱乐部 飞拉达论坛 畅游天下 土耳其的蓝色片段
查看: 6373|回复: 8
go

土耳其的蓝色片段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5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山风 于 2011-5-28 22:37 编辑

Aya Sophia from the back_resize.JPG

蓝色片段一
蓝色清真寺后的客栈

Rotation of SNV30001_resize.JPG

尽管习惯了背着包随遇而安的旅行,在到达的第一天还是在网上预订了Hotel Sultan’s Inn,带浴室双人间,40欧含早餐。酒店的位置很不错,在蓝色清真寺的背后,没有Sultanhmet的喧闹,但各处景点走路可及,非常方便。大堂布置得很精致舒适,有免费无线网络和纯净水。房间不大,很干净,设施一应俱全,老式四立柱的木床,红色的帐幔,白底蓝色绣花的顶盖,很有一点老奥斯曼的感觉。特别要赞的是这里的工作人员,虽然我们只住一晚而且回来也不再住他们酒店,却同意让我们免费寄放了两周的行李。

其实欧洲老城区部分的家庭客栈式酒店还是很多的。第二天从蓝色清真寺回来的路上,我们就看到一间四层的小客栈,应该最多也不超过十间客房。门口是一块仅放一张小方桌和两把躺椅的门廊,廊柱上挂满土耳其的碎玻璃彩花拼灯,显得很有情调。相比之下,亚洲部分差了很多这样的客栈。

由于时差的关系,早早就醒,本想睡个回笼觉,不想刚眯胡,城里诵经声响成一片:万城之城的伊斯坦布尔如今首先是个伊斯兰城市,各个清真寺的阿訇都很敬职守,清晨提醒大家祷告。

早餐在最顶楼,餐厅一面的望海,另一面则可以看见蓝色清真寺的圆顶和尖塔。天台更是景色无边:马尔马拉海上已经有白帆点点,蓝色清真寺的六个塔楼在阳光中修长挺拔。

Rotation of SNV30135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040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006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035_resize.JPG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山风 于 2011-5-28 22:42 编辑

SNV30057_resize.JPG
SNV30056_resize.JPG


SNV30096_resize.JPG


蓝色片段二        沿着地中海出发

和欧洲及澳洲的经验不同,土耳其即使是大租车行的租车点也不大。为了锻炼自己在土耳其的适应力,我们先乘渡轮过到伊斯坦布尔的亚洲区,又转了公交车,终于还是找到了藏在一处居民点楼底层的Hertz租车行,顺利取到预订的雷诺Symbiol。车行就一人,看来平时顾客也不多。还向我们确认了在土耳其GPS尚不普及,很少人使用,地图也没有更详细按地区或城市分的地图册。不过仍然很自豪“我们的地图足够了,你们不会找不到的。”

从伊斯坦布尔到藏红花城的路线理论上并不复杂:先走去安卡的高速公路,走到Gerede下高速往北,经过Karabuk就到了。根据车行工作人员的指示,我们一直都顺着伊斯坦布尔的沿海公路上,海景很不错。但苦于没有特别的高速公路标志:蓝色和绿色的路牌上都用几乎同样大小的字体写着安卡拉!结果当我们参考了欧洲的通常做法,选择蓝色路标时,发现自己白走了很长的国道而浪费了不少时间。


化解嫉妒的凶眼_resize.JPG
Amasra, from top of the hill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067_resize.JPG
Safranbolu Eski Hukumet Konagi_resize.JPG
Safranbolu -Garden of Kaymakamla Muze Evi_resize.JPG
Safranbolu Restored Wodden House - GArden_resize.JPG
Safranbolu Restored Wodden House - guest rooms_resize.JPG
SNV30073_resize.JPG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6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山风 于 2011-5-28 22:52 编辑

蓝色片段三        院落里的一抹蓝

到达藏红花城第二天,象所有土耳其的清晨一样,我们又是不到七点就被勤快喊醒了。用了早餐,我们按照LP的指引,往藏红花城老政府大楼(Eski Hukumet Konagi)的山坡上去。沿路都是特别漂亮的老木头房子,大部分如今都改成客栈和餐厅,有一家开了门,我们就进去了。

穿过门厅,后院也开着,种了长长的葡萄藤。灰白的木墙上挂的一串蓝白相间的符,这是土耳其特别著名的“凶眼”。说是凶眼,其实是防凶眼的。土耳其的文化里相信自然界中有些伤人的原素,也包括小人的妒忌,都可以归结称凶眼。一个人如果凶眼盯住是很不利的,而这个蓝白的符则可以将凶眼反射回去,保护配带它的好人。凶眼符在很多旅游商店都有卖,但这院子里的符似乎被后面的灰木墙赋予了生命。

View of Marmara Sea From Sultan\'s Inn terrasse_resize.JPG


伊斯坦布尔Sultan\'s Inn 的天台_resize.JPG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7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山风 于 2011-5-28 22:49 编辑

阿马斯拉的垂钓者_resize.JPG


土耳其死海海滨度假村_resize.JPG

蓝色片段四        深蓝的黑海

转完了藏红花城还不到中午,我们决定继续往北,去被称为黑海边最美的港口小镇之一的Amasra港。

Amasra夹在两个海港和一片海滩之间,从Safranbolu过来是从山上下来,没有进城上去看它的城堡便能体会它独特的地理位置。在Amasra港口边的长椅上吃自己带的三明治,正午的阳光舒适温暖。饭后去海边的礁石看人垂钓。渔人绿色的的外套前一片无际的深蓝给人无限的遐想。
黑海边阿马斯拉港口的垂钓者_resize.JPG


从Amasra 开始就是沿着黑海的环山公路,这里没有宽阔的海滩,只是高山峡弯。道路崎岖,路面狭窄,但来往车辆不多,每经过一道路弯都有壮丽景色的惊喜。只有行驶在这样一条山海之间的路上才能充分感受黑海阿尔卑斯山脉的魅力。

出山开到相对平坦的Inebolu已是傍晚。LP推荐的Yakamoz Tatil Koyu度假村就在海滩边,有空房。酒店的标间挨着马路,还有一些海边的木屋,临海边的独栋木屋正空着,两人是YTL 65,我们没有犹豫,立即选了木屋。

度假村到镇中心开车大概五六分钟,我们留恋落日的霞光,就留在度假村里的餐厅晚餐。饭后在海滩上散步,听海浪拍岸,轻松惬意。听浪涛入眠。
安塔里亚古罗马港口_resize.JPG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8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山风 于 2011-5-28 22:58 编辑

SNV30190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246_resize.JPG


蓝色片段五        蓝天下的白色卡帕多细亚

卡帕多细亚具体是在何时形成的,现在没人说的清楚,从地形地貌来看,至少在百万年以上,而开凿石峰为室的习惯至今也应该有三千年了。

卡帕多细亚地区方圆大约一百平方公里,核心区在格雷梅(Goreme),从格雷梅小镇向周边有几条峡谷,风景各异,而又都有前人凿石而居的史迹。

我们前天住下的地方离格雷梅很近,因此不急于找住所,自驾的随心所欲的优势完全体了现出来。

经过格雷梅还不到中午,因此决定继续向前先去乌尔古普(Urgup),目标是希腊人时留下的蜂蜜色漂亮的老房子。结果进到镇里,就被市中心一片巨大的岩壁吸引住了,一座小山一样的岩壁居然被挖成了上下数层的穴室。
SNV30159_resize.JPG

等到进入一间石屋以后才意识到,整座山其实已经被挖空:房子和房子之间有长而窄、高约一人的秘道相连,出口大多数都在隐蔽处(我们没有带头灯,用摄像机的灯光照着走了近百米);每处住所中各种用途的房间一应俱全;教堂、聚会的场地也设置得当。我们在石窟间爬来转去,乐趣多多。
Rotation of SNV30182_resize.JPG

从乌尔古普回格雷梅的路上,我们又被路边粉红色的山谷留住了脚步。以为是玫瑰谷,赶紧停车。这里的徒步线路很有名,得下去走走。其实这里是爱情谷:从路边的高地下来很快就到谷底。峡谷很长,岩石构造很独特。
Rotation of SNV30233_resize.JPG

峡谷里有明显的古人居住痕迹:带着炊烟印迹的石屋,有窗有门的石洞,葡萄,果树(苹果,梨)。但如今都废弃了。正值葡萄成熟的季节,紫色的葡萄特别诱人,尝了一个,香甜可口,赶快腾出装摄像机的塑料袋,装了一包紫色的葡萄,摘了一个黄色的大苹果。这里的水果可是完全有机的哦!

出了爱情谷,远远在路右边看到一个高高的刻在岩石上的城堡,以为是格雷梅,立即拐了过去,到了城堡下边的中心广场,才发现是到了古老的乌希萨尔(Uchisar)。乌希萨尔城堡是在一块高高矗立的火山岩上凿出来的,里面有很多通道、窗户和鸽房。买了门票(YTL 6)进去,爬到城堡的顶上看整个卡帕多细亚和周围村庄的全景,岩石的高度也很让有恐高症的人腿软。这里是看玫瑰谷和鸽子谷落日的好地方。
Rotation of SNV30231_resize.JPG

在城堡顶上看到乌希萨尔客栈(Uchisar Pension),下临整个峡谷,风景应该不错。不过LP上没有提及这家私人旅馆。从城堡出来就过来问是否有空房。楼上双人间房间较小(双人床之外只有一人宽的过道),窗户不大,但可以看峡谷, 床单、浴巾洗衣机洗后晒干,有阳光的味道。家具简单,但都盖了当地的织物,朴而不陋。墙上钉了一片布艺,起了装饰作用。露台可以看鸽子谷全景, 楼下院子里藤荫满地,感觉很不错。YTL60的价格不能算便宜但还可以接受。

折回乌希萨尔客栈,把车停到城堡底下空着的石屋里(绝好的停车位)。这里的老板允许住客用厨房和餐具。拿了盘子和刀叉,摆上在Kirsehir买的金枪鱼和腌红椒,看着落日晚餐。鱼和红椒非常美味。在爱情谷采摘的葡萄当然成了绝好的甜品。

从安卡拉过来的一家荷兰人也住在这里。他们连着五六年年年来卡帕多细亚,这里是他们固定的落脚点,不过晚餐他们会去隔壁的客栈,那里餐厅的气氛更好些。
隔壁是LP推荐的Kilim Pansiyon,晚餐后我们过去看了他们的房间,也算简单雅致,门朝鸽子谷,价格是YTL 70 或35欧元。顶楼露台上放了躺椅,夏天应该感觉不错。
Rotation of SNV30241_resize.JPG

第二天九点刚过,我们从乌希萨尔客栈可以直接插到鸽子谷,没有明确的路,朝着峡谷走,自然会到拖拉机压出来的机耕道,路上有马粪(这里也有骑马穿越的服务),很快可以下到谷底。往北就是格雷梅的方向。

我们在谷里看各色形状的鸽房,比较紫皮和绿皮葡萄的甜度,不知不觉高度又升了上来。不到一小时就到了山谷尽头的绝壁:看得见下面的路和果林,却无法下去。尝试了两条不同的线路都无法安全地穿越。离绝壁不到100米的一棵果树上挂了一件旧衣服,有纸牌歪歪扭扭地写着:茶园(tea garden),但周遭没有一个人,也没茶树。后面陆陆续续又来了两拨法国人,第一拨是一对年轻的男女,第二拨是几位退休的老人。我们继续探路,老人们拍照后便折返回去。第二次尝试横向爬越绝壁,壁面实在太陡而滑,无法继续。决定继续向上攀登,从上面翻过去。

这时那对年轻的男女返回来了,身后跟了一位当地的老人。果不期然,老人带领我们从挂衣服的果树左前方的浅沟里向上爬,到达山脊以后沿着山脊往前走,到一个相对缓一点的坡面,屁股坐地滑下去,然后就顺着小路往前就能到谷底的平路。到谷底的第一个隧道口时,老人停住了脚步,告诉我们她家的孩子生病住院,需要钱。我们明白他的意思,稍稍商量以后,我们四人给了他20里拉。他便急急返回树下,继续守株带人。

接下来的路就很容易:顺着就到格雷梅村的外边。顺着指示去“鞋带洞穴旅馆”(Shoestring Cave Hostel)探访,实际是LP推荐的客栈,据称是格雷梅历史最悠久的青年旅社,可以体验古人的穴居生活。负责接待的小伙子有点贫,告诉我们当天只有不带卫生间的洞穴双人房了,YTL 40一晚含早。让他拿钥匙去看穴居:洞穴房面积较大,从外面看虽然有点低矮,但其实在里面并不觉得很憋屈(高度可以让人舒适地直立)。不过条件可比远古时代好多了,有双人大床,电灯。墙上、床头都有凿出来的小龛,可以放零散的东西。门锁采用古老的挂锁+木栓,别有情趣。我们决定在这里尝试洞穴生活。

因为早晨从乌希萨尔徒步过来,所以还要搭小公共(YTL1.75/人)回去取车。回来在鞋带洞穴旅馆的绿荫院落用了简单的午餐,我们开车去Goreme露天博物馆。到了那里只见人山人海,停车、门票都不菲,决定先去更远一点的卡乌信(Cavusin)村。卡乌信的旧村遗址也很出名,房屋都建在陡峭的岩石上,现在都被废弃了。最高处的圣约翰(Saint John Baptist)教堂宏大壮观,是卡帕多细亚最古老的教堂之一。里面上上下下好几层,我们碰上几个顽皮的当地小孩,躲在这里抽烟。不过他们也指给我们看上下层紧急时使用的垂直通道,让我们又直上直下地爬了个痛快。

卡乌信不远是大名鼎鼎的Pasabag仙人烟囱景区,完全开放不收费。从这里我们又回归了旅行团的大部队。在Pasabag流连忘返,转眼夕阳映红天际。我们尽兴回住处,在Shoestring Cave Hostel品尝他们的份饭晚餐(pension menu,汤+烧烤+米饭、蔬菜+水果),YTL 15/人。烤鸡的味道不错。

蓝色片段六        地下城和微笑的圣母像

格雷姆向南约30公里是赫赫有名的Derinkuyu地下城。是一千多年前基督徒为躲避战乱及宗教迫害而修建的避难所。

沿着红色的箭头标志开始地下城的参观。Derinkuyu的地下城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从储存粮食、油料、水的库房、水井到酿酒房、教堂、教士培训学校,应有尽有。而其中最考究的教士培训学校:全部用上好切割整齐的石料砌成,门楣宏大气派。知识的地位从中得到充分的体现。

在通风口,深不见底:正是这巧夺天工的通风系统,使人们可以在地下安心呆上一年半载,静待战乱平息。

从地下城出来,我们直奔厄赫拉热峡谷(Ihlara Vadisi)而去。这个峡谷在Derinkuyu的西南,是中世纪隐修士酷爱的地方,他们在峡谷两侧的岩石上凿洞而居,修建教堂,信守自己的信仰。由于大部分石窟教堂都藏在比较隐秘处,很多彩绘壁画保留了下来。不过它们没能多过伊斯兰信徒:绝大部分壁画人头都被挖空损坏了。

晚上住在Nidge,为了第二天去参观城东10公里的Eski石窟修道院。壁画绚丽,还有如今世上仅存的一副圣母的微笑的壁画。基督教为了保持宗教的严肃,圣母像一般是表现温柔和仁爱,但并不微笑。

进入修道院,穿过走廊,我们进到一个宽阔的庭院。院子里放了许多狭长的石槽,领我们进来的人告诉我们这是石棺。真的很窄,不到30公分,很难想象当时的人们如何可以把逝者放进去。

主教堂高大宏伟,里面有灯光照明,色彩绚丽的拜占庭壁画是7-11世纪留下来的,完整精美。我们又被带到后殿,在左面的墙上看到了如今世上仅存的一副圣母微笑的壁画:玛利亚身材欣长,怀抱圣婴,眼里笑意盈盈。带我们进来的人比划着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圣母:不论你站在哪里,圣母的笑眼总是对着你。
主教堂不许拍照摄像,我们只能尽量多留一会儿,记住圣母的微笑。里面的灯光在没有人参观时就关掉,以保护壁画。

出了主教堂,还可以到院子周围的石窟住房、地下室(最深处有9米,有通风口直达地面)、厨房、食堂转一圈。修道院外是岩石的部分全部都被挖成各式各样的石窟,没有栏杆,开放参观。我们特别喜欢这里。

SNV30187_resize.JPG
SNV30189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154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161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167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168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188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209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210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218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235_resize.JPG
Rotation of SNV30236_resize.JPG
SNV30141_resize.JPG
SNV30151_resize.JPG
SNV30155_resize.JPG
SNV30156_resize.JPG
SNV30158_resize.JPG
SNV30166_resize.JPG
SNV30171_resize.JPG
SNV30178_resize.JPG
SNV30181_resize.JPG
SNV30185_resize.JPG
SNV30186_resize.JPG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8 |显示全部帖子
蓝色片段七        淡蓝色的奥林普斯海湾红色的奥林普斯圣火

经过了格雷梅一路南下就回到了地中海边,主要的自驾目的地奥林博斯(Olimpos)就是在土耳其南部大城安塔里亚正南偏西的地方,是贝伊山脉和海岸国家公园里结合了自然风光和历史遗迹的重要景点,由于地点偏僻,极少有旅游大巴带客人过来,主要是自驾和背包客。
去奥林博斯的路不难找,从Finikie往Kemer的海岸公路上有标识,在路右边。路口也会停两到三辆小巴(那是专门跑大路到村子这条线的交通车)。从东边过来时会先看到奇拉美(Cirali)的标志,然后才是奥林普斯。

奥林普斯的海滩是让人迷恋的,一片群山环抱的细石滩,没有一颗沙粒,海水也因此而清澈透明,胜过任何游泳池的净水。中午的水温很好,十月还可以下海畅游。海滩上是滑滑的卵石,但远处也有岩礁,要注意划伤。而在石滩的背后,就是二千年前的希腊古城的遗迹。这里曾经是一座辉煌的城市,但最终由于海盗的袭击而最终没落。

由于留恋这里的海滩和宁静,我们在Saban Treehouses住了两晚:体验了当地最出名的树屋(25土币每人每晚,公用卫生间,含早晚餐)。另外,Saban院子里石榴树下的吊床是特别合适看书发呆睡午觉。

注意:树屋条件极其简陋,四面透风,没有门锁(贵重物品可以免费寄存),和露营差不多。晚上得用额外的毛毯把门、墙缝挡上,要不然会冷(我们是十月上旬去的)。但有电灯并备有插头。根据我们的观察,对面Turkmen的树屋看起来要好一些,但我们没有进去查验过。树屋里提供床单,毛毯干净程度不确定。建议最好自带薄睡袋。

熟悉了这里的情况以后才发现其实住在奇拉美更方便:旅馆很多,离奇拉美的岩石喷火更近(白天也能看见火苗,还可以去边上的火神斯菲托斯神庙看看)。

当天晚餐后的奇拉美圣火是全天的高潮。从奥林普斯到奇拉美海湾的山路狭窄,急弯很多。车到了停车场还有一段大部分地方有石板的山路,林子很密,一定得带手电。

走二十分钟左右就会到一片开阔的岩石斜坡。夜里上去时会远远就看见火光,到跟前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有石头裂缝的地方就有火苗,有几个地方的火真的可以用熊熊燃烧来形容。科学的解释是这里地下的气体中含有甲烷,从岩缝里出来碰到氧气发生自燃。这种现象在两三千年前古希腊就有记载,而这里似乎才是古希腊象征奥林匹克的圣火发源地。

几千年来地下的气体一直还在不停地燃烧。我们在高处离开人群坐着,看着这些不会熄灭的火种,感受地球的呼吸:地球深处真的是有很多事在发生,留心注意就可以在大自然中发现这些运动的痕迹。

第二天早上才去参观奥林普斯的遗址。奥林博斯的历史非常神秘,没有史料告诉我们这个古利西亚城市是什么时候建的,但现存的遗址上的文字告诉人们直到公元前2世纪这里都是利西亚海岸要地,商业繁华,遗址中的浴室设计合理,结构精巧,墓地和石棺体积庞大,纹饰生动华丽,剧院虽然只剩下零星残破的石椅,但半圆的直径还是能让我们想象当时的盛况。

和土耳其其他地方一样,希腊人、罗马人、威尼斯人、热那亚人都先后在这里留下印迹(不好说他们都占领过这里),巨大的财富自然引来海盗,到公元15世纪这里渐渐被废弃,留下一片废墟。和柬埔寨吴哥窟类似,奥林博斯的残垣断壁中是茂盛的果树、葡萄、月桂、芦苇,在售票处(YTL 3/人)要到一张地图,沿着遗址中的小河,一边寻访古迹一边往海滩走。河右岸的遗迹较多,左岸则可以较快通到海滩。特别喜欢的是左岸离海滩不远处的马赛克楼房遗迹:两层的建筑已经坍塌,但地上用细小瓷片拼出的马赛克花纹清晰可见,边上的引水渠中清水潺潺,是途中休息的好地方。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9 |显示全部帖子
蓝色片段八                Faralya地中海透明的蓝

恋恋不舍告别奥林博斯,继续我们的西行计划。海岸公路过了Finike就离开海岸线,进入卡莱三角洲,沿途都是温室,这里盛产花草蔬菜。

西行的路上经过Saklikent峡谷,是流水将数百米的高山切为两段的实例。峡谷的入口流水湍急,需要通过铺好栈道从河道边的石壁上进入峡谷。入到峡谷内,别有洞天,土耳其人更是在溪流之上建起了木制平台,可以买鲑鱼吃。看来享受是世人之天性也。峡谷里面的一支水流变小,可以溯溪而上,休会两侧岩壁的陡峭狭窄。

中午离开峡谷去Faralya死海(土尔其的死海,由于群山深入海湾,海水宁静清澈而得名,与以色列的死海因为盐度过高无生命而得名不同)。沿途的风景和弯曲的公路一样让人难忘。从盘旋的公路上看下方的死海,淡蓝的海水如宝石一样闪光,几尾帆船漂在海上,光景确如天堂。

顺着海岸公路先去了Kabak的著名橄榄园(Olive Garden),这里的主人因为厨艺闻名,而家里的橄榄园面向海湾,风光也不让人。不过却因为有另一组老人团在先厨师没空而没吃成饭。转向乔治客栈(Faralya George House),那里的家常菜超好吃,原料全部来自自己的花园、母牛和蜜蜂。有泉水和天然池塘,景色象是天堂里的。

下午我们从乔治客栈后院攀过陡峭的岩壁,下到蝴蝶谷。虽然没看到独特的Jersey Tiger 蝴蝶,但宁静的海滩依然让我们留涟忘返。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39 |显示全部帖子
蓝色片段九        历史的蓝色

恋恋不舍告别死海,转向内陆的棉花堡。这里在希腊、罗马时代就因地热温泉而闻名。而棉花堡则更是被罗马人经过加工,将富含石灰钙的温水从山坡上引流而下,人工修筑的平台使得石灰钙沉淀,几千年的流淌又使整个山坡的被覆盖在钙化的白石灰下。

如今的棉花堡,除了罗马时代的废墟,保留完好的就是当年的温泉,而希腊、罗马时代的石柱还静静地躺在温泉池中。我说不清温泉的颜色,只是觉得它似乎也是一种蓝,浸润了数千年历史的蓝色。

傍晚时分,从棉花堡的西侧看日落是不可错过的风景。虽然下午还漂了一阵小雨,可傍晚时分夕阳硬是从云层中挤了出来,在白色棉花堡一层层梯田似的水台上撒满的金色。

日落以后,可以脱了鞋走在白色的岩石上,任细流从指间流过,于是在这里也有了我们自己的痕迹。

离开棉花堡,一路向西向北,回到海岸边的Seluck,这里有地中海东部保存最好的希腊小城以弗所。以弗所知名很大程度是因为它漂亮的大图书馆的双层门廊。它是土耳其50里拉的票面图案。

虽然它的一多半都是复制品(原件不例外地都在英法的博物馆里),蓝天下的门廊每一处精雕细凿都还是那么地充满昧力,没有人会在意它是否是原品,但在这里它与周围的残迹却显得无比的和协,向人们诉说着旧日辉煌时才会显得无比的真实。

离开以弗所,沿爱琴海弯曲的公路一路往北,差不多大半天,没有去到特洛依。在夕阳中搭渡轮过Canakkale海峡,一个小时后,我们重新回到了欧洲的土地上。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1-5-20 21:40 |显示全部帖子
蓝色片段十                加利波利深深记忆里的蓝

加利波利(Gollipoli)战场是一战末期澳新军团协助英法联军进攻土耳其的登陆地。因为地处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南出海口,位置非常重要。其间澳新军团遭到土军的顽强抵抗,双方拉锯数月,死伤人数达二十万,最终一战停止,联军没有能向首都伊斯坦布尔前进。每年的一战停战日都有大批澳大利亚、新西兰游客前来吊唁。

如今的海水已经没有了当年的血腥,只剩下深蓝的海水象是从古以来轻轻拍打着沙滩。但岸边的已经歪斜的水泥碉堡却依然从枪眼的渗透着无比的寒气。在战争的年代,看到它也许就意味着死亡。

加利波利数公里的海滩上建满了大大小小墓地和纪念碑,墓碑上的年青的士兵的名字和年龄,十八岁,十九岁,我们看到的最大的是四十岁。

加利波利的土耳其指挥官阿塔土克被视为民族英雄,后来成为土耳其共和国的第一任总统。而土军和联军因为公平的战斗而后将此战称为“绅士的战争”。当年的一切也都消逝在今天一片蔚蓝的海水之中。

从加利波利的战场出来,我们一路沿马尔马拉海的深蓝,直奔伊斯坦布尔,这一天心情有些沉重。一路秋意正浓,下午回到伊斯坦布尔看了里程表,和我们出发的那天差了4056公里。

飞拉达铁道攀登户外论坛

GMT+8, 2017-9-25 06:54 , Processed in 0.087744 second(s), 1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