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拉达铁道攀登俱乐部

 

 

搜索
飞拉达铁道攀登俱乐部 飞拉达论坛 畅游天下 追逐新西兰的阳光
楼主: 肚兜
go

追逐新西兰的阳光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6-26 15:54 |显示全部帖子

5/7 Mintaru HUT – MCKINNON PASS – SUTHERLAND FALL - Dumpling Hut

一夜狂风暴雨,几乎让人觉得要刮掉屋顶。到早上天亮时候,雨渐渐小了下来。

早上八点半左右出发,昨天一起过夜的人已经有一半已经出发了,但还飘着小雨。

今天是从600米开始上升,两小时左右到海拔1145米的McKinnon岈口。

我们不急不慢地匀速前进,观赏急速上升带来的景观变化。雨在我们出发后没多久就停了。昨天的CLINTON峡谷也完全展现在我们眼前。

MACKINNON PASS岈口,立着一小块石堡,是纪念发现美孚峡谷通道的MCKINNON而建的。我们追上了比我们提前出发的英国人、捷克人。在此处小息,拍照。这里立于两面峡谷的最高点,可以看到昨天上山的CLINTON峡谷和今天ARTHUR峡谷的全貌。

过了纪念碑以后不远,有一处避难所:冬天徒步时如遇坏天气可以在这里暂避。里面备了铁锹、液化气炉,因为不通风,里面的味道不太好。

太阳渐渐升起,预示了又一个好天气。但我们有昨天的教训,不敢久留。迅速向125米的DUMPLING HUT营地下降。

一路风景如画,基本沿溪流、瀑布而行。

下午一点左右到达MCKINNON HUT,是个修整的小站,有水,木屋,但没有床。早我们半小时出发的法国夫妇正在休息。卸下背包,吃中饭。然后转去参观落差580米的SUTHERLAND瀑布。

SUTHERLAND瀑布是MAKINNON PASS发现以前游人徙步的终点站,从峡弯(也是我们的终点)过来要两天的时间,是爱尔兰人SUTHERLAND和他的同伴McKlay发现的,当时还被报成是世界上落差最大的瀑布呢。瀑布从稍低于MCKINNON PASS的山口直泄而下,经过第一级200多米的台阶不经留继续向下,形成一个580米几乎是直线的瀑布。水在半空中经第一级台阶的撞击在空中散成飞沫,宏伟壮观。



由于水势太大,在我们前面去瀑布的人都被淋透:“昨天淋三小时的雨还湿。”有了这些告诫,我们没有真正站在瀑布脚下,但是也切身感受到的它的气势。

回到MCKINNON HUT,我们背上行囊,继续下山。中间一段山路被塌方损坏,但公园的管理人员立刻开发了一条沿河的线路。按照指示可以轻松抵达DUMPLING HUT。

DUMPLING HUT也是SUTHERLAND夫妇当年客栈的旧址,看共用厨房兼客厅里的图片资料介绍说:SUTHERLAND 夫妇一直坚持在这里经营客栈,修建了前来观赏瀑布的步道,为徒步客提供食物和住处,直至两人先后去世。

现在这里有四间卧室,每间屋子里有10张床(上下铺),一个大厅用墙隔成两半:大半是厨房,小半则有火炉,算做客厅。按先到先选的原则,可以挑自己中意的屋子和铺位

照例在厨房用气罐烧水煮面,大家饭后就着烛光聊天。

夜深(晚上8点)回房间准备休息,满天星斗灿烂耀眼。南半球的星空有些陌生,但依旧能找到我们钟爱的猎户。

我们运气不错,我们的屋子没有进其他人,也算住了单间。

半夜奇冷无比,多亏光光在香港为我们买了羽绒睡袋,才算顶了过去。

aa.jpg

5/8 Dumpling hut - Sandfly Point - Milford - Queenstown

早晨起来晴空万里,回程的路基本是平路。所以比较轻松,不到两点就到了码头,看到我们的名字巳经写在一张名单上,并注明每人的回程方式:双人划艇还是汽船.

不停驱赶沙蚊的时候,接我们的船来了:真的拖了五条划艇!我们选择了划艇。

行头很专业:可以扣合仓口的皮裙,半身的救生衣,双头桨.教练在下水前详细讲解翻船须知。


在缓缓的Arthur河口划向峡湾是一种享受:向西移的太阳从斜前方照过来,几天前罩在雾里的峡口现在清楚展露在蓝天下,还有周边的山。海狮还从水里拱出背呢!

原来一直觉得收我们40纽币/人的回程船费实在宰人,一共不过400米的水路。但半小时的划艇让这笔费用物有所值:又多了一种新的体验。

在停车场找到按约等待我们的光光,起程回到TE ANAU超市购物。我们发现这里的羊排特别便宜,10纽币一大包,而且质量很好。但这里的汽油很贵。

继续向前赶路,在夜色中行车,望满天星空焠灿。回到皇后镇天已全黑。发现皇后镇的MOTEL并不便宜,找了几家,最后也只找到很普通的一家,谈到130新元一间。

aaaaa.jpg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6-26 15:58 |显示全部帖子

5/9 Queenstown - Arrowtown -Wanaka - Franz Joseph

早晨起来发现天空稍有阴云。好在今天主要是开车,我们并不十分担心。

用过早餐加油,向皇后镇边的风光小镇箭镇出发。路见一风景指示牌,说是可以开车到山顶观光。就转了个小弯。其实是开车到一个大型滑雪场,初秋并无积雪,但养路工人已经开始护路,很是敬业。

山顶风景不错,可以远望我们几天徒步的美佛峡湾。

下山继续向前,不一会儿就到了箭镇。箭镇曾是著名的产金地,早先(大约是清朝)吸引了大量移民前来淘金。其中也有不少华人。但来时金矿已经被开采所剩无几。华人经过艰苦劳动和后代的努力,保留下的原先的居住地。一百多年以后,当时的石屋草棚还保存依旧,成为箭镇的一个著名古迹。

光光看完,郑重地投下两元新币算是对我们华人祖辈故居的贡献。

箭镇背靠的小山,秋色正浓,五彩林让我们不时要求停车,寻找最美的秋色。

出了箭镇,我们选了翻越Crown Range到WANAKA的线路,不仅可以俯瞰箭镇,也感受了南阿尔卑斯的风光。

中午来到WANAKA。原本计划在市中心的湖边午餐,谁知刮起大风,我们只好绕到湖西面的一块停船场。但是用我们的登山气炉为光光做了一顿热面,加了火腿肠和脱水蔬菜,让他吃得很开心。

饭后继续沿湖西岸前行,道路并不通,但让我们有机会瞻仰了一下WANAKA的富人湖景豪宅区,领教了一下有钱人的生活方式,又可以为自己设立未来50年的奋斗目标。

离开WANAKA开始穿越南阿尔卑斯山。立刻感受到从大洋吹来的湿润空气。天空中飘洒着雨滴也伴着我们直到TASMAN海边。

下午5点到达FOX冰川。远望非常壮观,也增加了我们登上冰川的愿望。FOX冰川是个微型小镇,只有一两家MOTEL,价格自然不菲。而我们也决不会支持这样的垄断发生,继续向下站进发。

半小时的车程就到了Franz Joseph冰川镇,要大很多。就在镇口的MOTEL住下。但又下起雨来,让我们很犹豫是否参加明天的冰川徒步。最后大家的一致意见是等到第二天看天气再定。

要特别说明的是,新西兰是少数允许商业导览公司组织游客大批游览冰川、开展冰川探险的国家。有很多不同的时间长短的冰川徒步、攀冰,价格和时间成正比。最奢的是直升机+冰川徒步,在Franz Joseph,价格是340/人,保证2小时在冰川上。

zzz.jpg

5/10 Franz Joseph - Fox Glacier - Greymouth

早上看见天边的霞光,赶快赶去镇上的冰川导览公司订冰上行走,不想10:30出发的半天6小时团只剩下两个位置了。把这两个位置让给从未上过冰川的光光夫妇,我们又去问讯中心打探其他冰川活动的可能性.

问到昨天傍晚经过的Fox Glacier 有中午十二点出发的直升飞机+冰川游览活动,每人299纽币,比FranZ Joseph 便宜40块,看到的风景差不多(看到冰川的顶部),还能进到冰洞,动心,备好银两便驱车南下回Fox镇.

这是这次假期又一正确决定:谢天公做美,我们飞上冰川时天色晴好,冰川上部的冰塔林、冰洞、冰缝都泛着纯净的蓝光,直升机离冰川很近,看得特别真切。飞行员还特别贴着两侧的山峰做了两个侧拉,俯冲,第一次时还真有点害怕。其实在机内很平稳的,一点都不难受。和普通的商用客机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绑上冰爪后在冰川上行走比想象的要轻松很多.向导总是用冰镐尽量把线路上的障碍弄平,两个半小时一点都不累。最好玩的是钻冰洞,有三个,大小难度不一。最喜欢的是第二个:入口很小,进去后最高处人可以直立,看见旁边其它相通的岔洞,阳光透过来,照在纯蓝的冰壁,宛若仙境。

听导游说,世界上只有三处直达雨林的冰川,两处在新西兰(Fox, Franz Joseph),一处在智利。所以在这里可以穿着短裤,看两侧茂密的雨林,听脚下吱吱做响的新雪。由于特殊的地形,Fox和Franz Joseph冰川每天都有新雪降下,冰舌还在继续向下延伸。

三个小时的冰川体验后,又下起雨来,正好我们开始返程。

回到Franz Joseph镇口时,两道绚丽的彩虹等在我们前面。

光光他们因为出发晚了,所以晚了40分钟回程,也算是有职业道德的公司啊。

快五点终于看见光光夫妇被冰川公司的大车拉着回来了。得知在Franz Joseph这边的山上下了大雨,从背包的透湿程度我们可以想象雨确实下得够大。

时间毕竟不早了,误过计划中的南岛西海岸的日落。

晚上8点钟赶到了南岛北部的重镇GREYMOUTH,依旧是超市,MOTEL。

xxx.jpg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6-26 16:02 |显示全部帖子

5/11 Greymouth – PUNAKAIKI(PANCAKE Rocks) – Westport
(SEAL COLONY) – Chrischurch – AKAROA

清晨起床阳光不再,似乎预示着假期终点的临近。

今天依旧是长途驾驶的一天,一路在小雨中行进。大约10点到达第一站PUNAKAIKI,有著名的PANCAKE ROCK(我们觉得中文应该叫云片糕石)。就在海边,是上百万年前古海洋生物遗体和着海沙形成的沉积岩,因为地壳运动的作用上升出海面。很象我们常见的页岩,但岩层较厚,层里非常清楚。经长年海浪的侵蚀最后形成各式各样的岩柱。

虽然狂风大雨,但仍有不少游客。这让我们有些吃惊。

离开PUNAKAIKI,在去WESTPORT的路上,我们看到一块广告牌,写着“不到南岛就没来新西兰,没到WESTPORT就没到南岛”。看来喜欢吹牛不是中国人的专利。

但我们并不准备去WESTPORT,跑这么远是为了看海狮的聚居地。跟着指示牌很容易地找到海边的海狮的聚居地停车场。但一阵风雨大作让人怀疑是否真能看到海狮。在我们的印象里,它们应该是一群喜欢晒太阳的动物。

正在我们犹豫之时,从上面下来的一对英国游客肯定地告诉我们不但有海狮,还有很多。这消息让我们很开心,立刻不顾急风暴雨向海边冲去。

上了一个小坡,果然看见坡下的岩石上躺着不少海狮。这里的岩石很多,还正好挡住了TASMAN海的大浪。真是一块天然的庇护地。大海狮一般都在岩石上睡觉(据说海狮是夜间捕食的),但还有很多海狮的幼崽正在水坑中嬉戏。

一阵猛拍后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海滩。

下午的计划是再次穿越南阿尔卑斯山,返回基督城。进山以后,我们体会到了新西兰特有的海洋山地气候。也就是说从太平洋上吹来的暖湿空气在南阿尔卑斯山海拔3000米的阻挡下上升,在山的西侧形成急剧降雨。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昨天呆的Fox和Franz Joseph会有雨林和冰川交合的地貌、而新西兰会产生低海拔冰川的原因。

当时开车的感觉就是遇到了这辈子最大的雨。而且在山中行驶,几乎看不清前方面10米的路面。我们只得降低车速,紧盯前方,缓缓而行。

这样开了大约一小时,我们终于出了南阿尔卑斯山。天空开始渐渐放晴。过了HUMER SPRIG镇,天空几近万里无云,睛空之下是干涸的草甸以及荒芜的丘陵,似乎一年也淋不到几滴雨。这真是不可想象的两重世界。

五点左右我们回到了出发地基督城,看到灿烂的晚霞。但我们并没有停留,而且继续前往距基督城70公里的海滨港口AKAROA。

经过一阵令人眩晕的夜间山地盘旋,我们终于在晚上两个半小时后来到了法国风情的小镇AKAROA。找到TOP 10 HOLIDAY PARK,让老板给我们会员,居然不同意。告诉他我们在TE ANAU也是拿了会员价的。他让我们出示老发票,这可难不倒我们。因为光光的太太是个好会计。在中国人民义正词严的要求下只好同意给我们打折。

TOP 10 HOLIDAY PARK建在一个山坡上,可以眺望AKAROA的灯火辉煌。可能因为是淡季,住店的人不多,但有不少CAMPING CAR。我们房间的落地玻璃们和餐桌边的窗户都面向海湾,风景无限。被评为这次假期风景最优住处。

cc.jpg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1-6-26 16:04 |显示全部帖子

5/12 Banks Peninsula – Christchurch – Auckland - Shanghai

AKAROA是Banks Peninsula最主要的城镇,南岛新西兰人喜欢的休假地。法国人第一个发现这里并留下了不少法式建筑,以及法文的街名。但真正让AKAROA出名的还是因为这里是海豚的栖息地。当地有很多船公司都组织出海游,而且保证可以看到海豚,下海和海豚游泳。但我们来的是秋天,下水游是太冷了。不过可以出海观海豚。

因为我们下午要赶回基督城帮光光找住所还要在五点前去机场还车,所以一致决定不参加出海观光了。

按照PARK老板的指点我们先上了Banks Peninsula的一条山顶公路,可以从顶峰上环望两侧的海湾。这个半岛的地形很特别,在地图上看有点象人的手背:中间是连绵不断的丘陵,四周(手指缝间)是一个又一个海滩,大拇指和食指间便是AKAROA的海湾,小山环绕,留出不大的一个出海口,港内风平浪静,是天然的良港。

我们下到了其中一个海滩,有一大片露营地。我们下车到海边走了一会儿,刚刚退潮,光光的太太捡了一大堆贝壳。树林里的秋千和滑轮也让我们玩得很开心。夏天在这里休假一定很美:光光说我们可以去海滩和海鸟抢带鱼、螃蟹,饮食会很健康。

中午时分我们回到AKAROA镇,这里多是安逸的老人和游客。在市中心的湖边我们最后用气炉为自己烧了一份热面。好多海鸥围在我们前后等东西吃。

回到基督城是下午两点。很顺利地找到了原计划为光光安排的市中心的背包客旅馆,条件还不错。也找到了第二天去机场的班车站。

我们放心地开车去机场,按时还车。值得一提的是,经过王领导的不懈努力,我们在原来的车价基础上凭奥克兰朋友的打折单争取到了额外的5%的折扣,使我们的租车总费用下降了约60新元。圆满地结束了我们的新西兰旅程。

vv.jpg

后记:

给这篇游记起名叫“追逐新西兰的阳光”是因为对新西兰的天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百里不同天”应该是对新西兰的很好的写照。而我们这两周来几乎一直都在日落下雨,清晨晴空中渡过。我说不清这是我们的好运还是新西兰的神奇气候。但在有雨的时候我们都在开车奔驰着,向着充满阳光的地方,而且我们都赶上了。我实在找不到其它更确切的名字来称呼这篇让我们充满快乐的游记了。

飞拉达铁道攀登户外论坛

GMT+8, 2017-9-26 01:08 , Processed in 0.043339 second(s), 1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 2001-2010 Comsenz Inc.